福地句容新聞網

當前位置:福地句容 > 句容動態 - 社會經緯 -

與巫恒通的“父子情緣”

發布時間:2019-9-28 18:24:18  來源:福地句容  點擊:1160次

朱金友是華陽街道下甸村人,16歲參軍到22歲因傷退伍,6年的烽火生涯,他與著名抗日英烈巫恒通結下了不解之緣。 

26日一早,記者來到朱金友家,一進門就看見客廳整整齊齊擺放著“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”“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”和“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章”的空盒子,朱金友女兒告訴記者,這些都是老爺子的寶貝,雖然抗戰勝利60周年的紀念章遺失了,但他還是珍藏著裝紀念章的盒子。窗臺上還擺放著一張老爺子帶著紀念章的照片,“老爺子前幾年身體不太好,就讓我們帶著他去拍了一張備用的‘遺照’,拍的時候非要帶著這個紀念章。” 

老人今年98歲,聽力已經嚴重退化,智力也只有10歲小孩的水平,但是一提到當年的崢嶸歲月,他依然滔滔不絕,在洪亮的講述聲中,將我們拉回了那個炮火紛飛的年代。 

“我們家入伍可謂是前赴后繼,”朱金友說,1938年,他的父親在殘酷的戰爭中負傷退伍,他和大哥毅然接過了父親的擔子先后入伍,加入巫恒通的新三團,“當時我只有16歲,部隊考慮到我年紀小,就分配我去給團長巫恒通牽馬。”朱金友說,這馬一牽就是兩年,直到18歲的時候他被舉薦到軍部學習,剛學了6個月又被巫恒通調回了新三團,做了巫恒通的警衛排長。 

1940年,新三團任機槍手的大哥在皖南事變中不幸壯烈犧牲,得知消息后的他非常難過,團長巫恒通找到他說,“當兵打仗總會有犧牲的,你哥哥已經犧牲了,你要振作起來。”從那時開始,他就化悲痛為力量,在戰場上跟拼了命似的。“當時就想著一定要為大哥報仇 ,后來在鋤奸隊殺了十幾個漢奸,也算報仇了吧。” 

抗日戰爭時期,新三團轉戰茅山一帶,多次粉碎了日軍的掃蕩,血雨腥風的戰斗中,最令朱金友難忘的,莫過于1941年9月的駐地遇襲。 

“當時我跟著團長從武進縣趕到句容,在中心鄉大壩開會,”朱金友說,由于趕了一天一夜的路,在開會的時候,朱金友就在隔壁頭枕手榴彈睡了一會兒。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,聽見外面有槍響,他立即與巫恒通交換衣服分頭跑開,掩護巫恒通逃跑。為了吸引敵人注意力,他蹲在一個墳頭,拉響了手榴彈,“我一個手榴彈這一甩一炸,把人炸轟起來了,我就趁著煙土彌漫的時候跑開了。”談起這場戰斗,他仍然心有余悸。 

但不幸的是在這場戰斗中,團長巫恒通被俘后英勇就義,而朱金友身受重傷,僥幸生還,卻在身上留下了三處槍傷,隨后被轉移到家中修養。 

幾天后,敵人抬著巫恒通的尸體從朱金友的家門口走過,此時他才知道團長犧牲了。“當時我強忍悲傷,躲在家中的角落里偷偷哭泣。” 

回想到和巫恒通相處的點點滴滴,“他跟我說過他把我當作親兒子一樣,我打心里也把他當作自己的父親。”朱金友說,巫恒通不讓他花錢,讓他把自己的津貼存下來,平時的一些生活用品都是巫恒通花錢幫他購買。 

“他還非常親切,”朱金友回憶道,有一次他在巫恒通房間里幫他準備蠟燭,蠟燭點好后插在墻上的釘子上,因為沒有插好,蠟燭掉下來將巫恒通最喜歡的狼皮被子和兔皮大衣燒掉了。“當時我心里忐忑極了,燒壞了這么貴重的東西,感覺自己出了大紕漏。”朱金友說,“倒不是怕賠錢或者被罵,主要是害怕團長不要我了,關我禁閉。” 

當天巫恒通回來后,他立即上前將事情的原委告訴巫恒通。誰知道巫恒通完全沒當回事,不僅沒怪他,還安慰他:“沒關系,別自責了。” 

“團長為了新中國,為了老百姓能夠吃飽穿暖,被俘后絕食8天殉國,如果他見到現在老百姓過著這么好的日子,肯定會很開心。”朱金友說,他在行動不便之前一直堅持每年去給巫恒通的妻子拜年直到她去世,而且每年都會去巫恒通的墳上祭拜。“我跟他大兒子年齡一樣,我就是他的另一個孩子!” 

采訪結束將要離開的時候,記者提出給老人拍張照片,老人請記者稍等,從房間中翻箱倒柜找出一個上面有五角星的棉帽,鄭重地戴在頭上。站在鏡頭前,老人緩緩舉起右手,鄭重地敬了個軍禮。

       

王欣 周茉 彭紹沖

相關新聞

    沒有相關信息

 聯系郵箱 留言給我們手機APP微信公眾號

近期閱讀熱門排行
精彩新聞圖片
中共句容市委宣傳部 版權所有 | 句容市新聞報道中心 承辦 Copyright© www.fdjr.cn
版權申明:未經允許不得復制和轉載本站信息,文章版權歸福地句容網及作者本人所有!
有没有稳赚的网赌计划